评论丨《罗曼蒂克消亡史》:枪火与玫瑰
2016年12月07日 16:17
来源:今日头条

      12月6日,《罗曼蒂克消亡史》导演程耳带着“马仔”杜江来到了杭州,进行影片的提前点映。

      导演程耳对片名《罗曼蒂克消亡史》的解读是这样的,“罗曼蒂克消亡史指的是一切美好事物的消散过程”。上世纪30年代的上海,国统、黑帮、租界分庭抗礼,帮派大佬、交际花、日本妹夫、冷酷杀手、电影皇后、神秘管家等粉墨登场,定格了恢宏年代背景下的芸芸众生相,也描摹出那个风雨飘摇时代的缩影。

      影片中一幅姿态万千的上海滩众生相在程耳导演的镜头画卷下一一铺展开来:说地道上海话、泡澡堂子的浅野忠信,对人间热闹毫无兴趣、只关心送人“上路”的杜淳,想了一辈子、消失如露珠的阿娇,搞得掂佳肴美味、拎得清寸长尺短的闫妮,爱上了瘾的杜江和霍思燕,爱到惘然的袁泉,为兄弟挡枪的王传君,生活里最大的演技派的吕行……


评论丨《罗曼蒂克消亡史》:枪火与玫瑰

评论丨《罗曼蒂克消亡史》:枪火与玫瑰


      在这个超豪华阵容的群戏PK中,最夺人眼球的还是葛优饰演的陆先生与章子怡饰演的交际花小六。

      先说葛优,也就是陆先生。在造型上,他一改往日那耀眼的标志性光头形象,留起了寸头,再搭配一身简单利落的白色大褂,一副端庄稳重做派,酷劲十足。片中的他身着马褂、走路带风,一个人就像一支队伍,且人人见之恭迎肃立、面色惶然,忙不迭地尊称陆先生。作为上海滩叱咤风云的黑帮大佬,其上有已经处于归隐状态的帮派首领,其下有与日本人暗通款曲的帮派三弟,不仅仅要在家国大义与兄弟情深中做艰难选择,更要在随心所欲的交际花与柔美忠心的舞小姐中处理情感纠结。


评论丨《罗曼蒂克消亡史》:枪火与玫瑰


      陆先生讲斯文识大体,但他最彰显真我本色的道白却是那句:“你还真不把我们当流氓啊!”他抬手一句“喝茶”,看似风轻云淡,实蕴雷霆之力,谁要是坏了规矩惹了陆先生,杀人只是例行公事而已,像“买张车票,送侬上路”那么简单。葛优将这种流氓气内化为陆先生的罗曼蒂克气质,气高骨硬,绝不毁节求生。国仇家恨接踵来袭,他的选择唯有以暴制暴、用枪火去了断。

      再说章子怡,也就是小六。小六是陆先生内心的挂碍,不甘寂寞的交际花。十里洋场,花花世界,她看透了男人逢场作戏所谓的博爱,宁愿当个肤浅的花痴,也不做个痴情的傻子,她追求自由与爱情,最后却不知所踪。其实,花痴是女人最基本的做梦方式,并不代表肤浅。有了小六的花痴,才能体现陆先生的矜持。但,命运是如此强大,就算她的人生终极目标只是做个守本分的花痴,也未能实现。她只能以笑的方式哭,在死亡的映照下活着。

      电影中的章子怡飚着一口上海话,浓妆艳抹,衣着华丽,透着一股风情万种,在这场对峙与搏杀、暴力与情欲、忠诚与背叛、信仰与宿命的上海滩故事中成为一个悲剧角色,犹如一只在风中摇曳的玫瑰,楚楚可怜却有一股子韧劲。这与章子怡以往扮演的角色有相似之处,不管是《卧虎藏龙》里桀骜不驯的玉娇龙,还是《一代宗师》中性格刚烈的宫儿,他们心底都埋藏着爱情的种子,但那颗倔强的心却没有给种子的土壤。

      电影人物的魅力,在人物关系中产生,群戏电影尤其如此。每位演员无论从造型、眼神和形态都传达出不同的故事,而葛优饰演的陆先生与章子怡饰演的小六便为整部影片建立了一个基调:枪火与玫瑰。既有黑帮犯罪的冷峻残酷,也有爱情戏里的痴情浪漫。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