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大后落马的陕西“七虎”,都什么结局?
2020年09月16日 10:28
来源:腾讯新闻
陕西省原副省长陈国强获刑后,十八大后陕西被查的“老虎”已经全部被处理,其中一人被断崖式降级,6人获刑。

撰文 | 余辉

9月15日,当庭落泪的陈国强迎来了他该有的结局。

当天,在天津市一中院,陕西省原副省长陈国强因受贿罪获刑13年。法院称,从2006年至2018年,陈国强敛财3566万。

就在两个月前(7月31日),也是在天津市一中院,陈国强的老上司赵正永被判了死缓且终身监禁,赵正永当庭鞠躬悔过。

政知君注意到,陈国强获刑后,十八大后陕西被查的“老虎”已经全部被处理,其中一人被断崖式降级,6人获刑。

陈国强获刑

陈国强,男,汉族,1962年5月生,今年58岁,安徽宿州人,1984年7月参加工作,1986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央党校研究生,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

△陈国强

公开资料显示,他长期在陕西工作,2018年1月任陕西省副省长,2019年3月被免职,今年1月被双开。

纪委通报称,陈国强问题不少,第一个就是“为谋求个人职务晋升大搞政治攀附和人身依附”。

在陈国强被免职之前(2019年1月),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被查。

一个广为人知的事实是,赵正永和陈国强是老乡,且陈国强曾是赵正永的“大管家”。

“与党离心离德”的赵正永被指培植个人势力、搞团团伙伙。

今年7月31日,就是在天津市一中院,敛财7.17亿的赵正永被判死缓。法院称,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赵正永

不到两个月,陈国强也迎来了他的结局。

法院经审理查明:

2006年至2018年,陈国强利用担任陕西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副厅长、陕西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秘书长、副省长等职务上的便利,或者利用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项目承揽、融资贷款、职务调整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其亲属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3566万余元。

落马七虎都是谁?

伴随着陈国强的获刑,十八大后陕西落马“7虎”均全部被处理。

上述7人中,孙清云是断崖式降级。

2015年11月,陕西省委召开常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中央《关于孙清云免职的通知》和中纪委《关于给予孙清云同志留党察看二年处分的通知》。

当时,时任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在会上提到,要把党的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无条件遵守中央的纪律规定,始终做到向中央基准看齐;要严于律己、带头守纪,言行一致、表里如一,不做“两面人”。

讽刺的是,今年1月,赵正永被开除党籍。

赵正永被指,对党中央决策部署思想上不重视、政治上不负责、工作上不认真,阳奉阴违、自行其是、敷衍塞责、应付了事,与党离心离德,无视组织一再教育帮助挽救,多次欺骗组织,对抗组织审查,是典型的“两面人”“两面派”。

谁攀附?谁拒绝挽救?

从敛财时间上来看,魏民洲和冯新柱分别在1996年和1999年就收了第一笔钱。

根据官方披露,魏民洲敛财跨度长达21年。

1996年,魏民洲履新共青团陕西省委副书记,也是在这个岗位上,魏民洲开始收钱,从那时起至2017年,他在商洛市市长、市委书记,陕西省委常委、秘书长,陕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书记,陕西省第十二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等多个岗位上敛财过亿。

△魏民洲

冯新柱敛财始于1999年。

据杭州市中院审理查明,1999年至2017年,冯新柱在陕西八大电力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铜川市副市长、代市长、市长,铜川市委书记,陕西省副省长、杨凌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管委会主任等多个岗位上,敛财7047万。

从纪委通报上来看,魏民洲和陈国强都被指搞政治攀附。

纪委通报称,魏民洲“搞政治投机和政治攀附,政治品行败坏”;陈国强的第一个问题则是“为谋求个人职务晋升大搞政治攀附和人身依附”。

上述几个“老虎”,不少都对抗了组织审查。

比如魏民洲。

法院方面提到,魏民洲在案发前与他人串供,指使他人销毁部分受贿所得,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应依法从重处罚。

钱引安和赵正永也存在这个问题。

钱引安被指一再拒绝接受党组织的教育帮助和挽救,拒不交代问题;赵正永则与党离心离德,无视组织一再教育帮助挽救,多次欺骗组织,对抗组织审查。

△钱引安

冯新柱也对抗组织审查。

他被指对党中央关于脱贫攻坚重大决策部署落实不力、消极应付,且利用分管扶贫工作职权谋取私利,与相关人员订立攻守同盟,对抗组织审查。

一个细节是,魏民洲和钱引安都有从轻处罚情况。

魏民洲“在侦查阶段有检举、揭发他人犯罪和提供线索的行为,部分查证属实,构成立功”;钱引安被指“对查办其他重大案件起关键作用”。

资料 | 新华社 人民网 中国经济网等3

热门排行榜
声 明11-16
公告0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