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珊·赖斯:我们需要的战时总统不是这样的
2020年04月09日 11:23
来源:观察者网

(原标题:苏珊?赖斯:我们需要的战时总统不是这样的)

就在三周前,特朗普宣布自己是“战时总统”。他在推特上宣称:“我们将赢得这场战争。”最后,他似乎领会了这场全球危机的严重性。抛开那些咆哮的话,特朗普说的是对的:这是二战以来最重要的一场战争,现在由他指挥全局。

《纽约时报》4月7日刊文《特朗普是我们现在的战时总统(但不是我们需要的)》

不幸的是,他的行动几乎没有展现出应对一场病毒版第三次世界大战所需要的战时领导人的能力。

美军针对战斗场景制定详细的作战计划,定期演习,为突发事件做准备。国防部负责收集情报,搜索排查全球范围内潜在的威胁,预先部署军队和装备,储备物资,训练将士。保持战备状态是军队赢得战场胜利的最宝贵的先决条件。

在新冠肺炎大流行的问题上,特朗普政府搁置奥巴马政府制定的作战计划,或大流行病“应急手册”;解散国家安全委员会办公室原先为提供早期预警、确保应急响应而设立的团队,无视情报部门关于可能发生全球大流行的警告。

而且,该政府一再寻求削减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和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关键部门的资金,同时一再纵容政府囤积呼吸机的行为。

更糟糕的是,当疫情蔓延到我们美国时,特朗普团队浪费了两个月的关键时间,然后才开始调兵遣将、投入战斗。1月初,当接收到新型冠状病毒预警时,他的团队没有迅速采取行动,生产和配送足量的有效检测试剂盒来追踪这种疾病,也没有帮助各州增加医院床位,或者采购重要医疗设备、招募医护人员,这导致我们从一开始就深陷敌后战场。

在战争时期,我们希望自己的领导人如实描述敌人的阴险,冷静地描述战争的代价,就像富兰克林·罗斯福在珍珠港事件后所做的那样。相比之下,特朗普总统花了数周时间淡化新冠疫情,把它比作流感,并在1月份宣称:“我们已经把它控制住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这导致许多美国人对这种威胁不以为然,并抵制保持社交距离的必要措施。

战时总统应负责统领全局。他们不会逃避责任或推卸责任。然而,特朗普对自己的失误“完全没有责任”。他把自己没能尽早有效地投入战斗的错误怪罪在前任总统、弹劾案、各州州长、医护人员和甚至中国头上。

通常情况下,总司令会任命一位高级将领,如艾森豪威尔将军或巴顿将军,然后退居幕后。但特朗普霸占了聚光灯,每天误导公众,还与他的公共卫生专家唱对台戏。他在战场上也制造了混乱,让大家搞不清楚谁才是他的最高指挥官:副总统迈克·彭斯、免疫学家黛博拉·伯克斯博士、女婿贾里德·库什纳还是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

最令人震惊的是,特朗普宣称,他的“目标”是将美国的死亡人数控制在10万到24万之间(这算做得“很好的工作”),但这比美国自1945年以来所有战争的死亡人数的总和还要多。

面对死敌时,我们最需要的是总司令在集体目标和共同奉献中团结我们的国家。为了打倒共同的对手,我们必须搁置分歧。特朗普总统倾向于攻击州长、记者以及任何他认为对自己的呕心沥血的工作不够“欣赏”的人。

特朗普没有下令让全国人民呆在家里,没有任命一位资深联邦督查官负责供应工作,没有充分调用《国防生产法案》来招募医务人员、采购呼吸器和口罩并配送到最需要的地方去,而是创造了人人为己的霍布斯丛林,使得各州被迫以抬高的价格争夺急需的物资。

特朗普认为联邦政府只是各州的“后援”,他制造了一种被华盛顿州长杰伊·英斯利称为“可笑”的局面:“你能想象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说这样的话吗:‘康涅狄格,我就在你身后。祝你建造战列舰好运。’”通过让各州相互对立,特朗普在我们的政治分歧上撒盐,削弱了我们战胜病毒的能力。

最后一点,在战争中,美国传统上一直依赖盟国的支持。作为回报,我们致力于解放被占领的领土。在抗击新冠疫情的战斗中,特朗普削弱了美国的盟友——试图购买他们的技术,劫持他们的供应链。特朗普应该牵头组织通力协作的国际响应,防止病毒被抑制之后又卷土重来,促进全球经济复苏。

相反,特朗普政府让联合国和七国集团陷入瘫痪,无耻地坚持贴上“武汉病毒”的标签,放弃了在国际上的领导地位,并在抗击这场大流行病的努力中很大程度上忽视了世界上最贫穷国家。

由于我们的“战时总统”的无能与不忠,成千上万的美国人将枉死。特朗普只有停止说废话,以与之相配的正派和决心开始发挥领导作用,才符合我们的共同利益。但我们不要自欺欺人了:在美国换帅之前,我们注定要跟着现在的领导人继续作战。

( 观察者网凯莉译自《纽约时报》)

热门排行榜
声 明11-16
公告0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