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SUV之父”陷破产疑云:375亿负债压顶,违约不断官司缠身
2019年11月07日 20:54
来源:债券观察
据天眼查显示,华泰汽车自2019年5月以来,被法院17次列为被执行人,被执行标的总额为27.76亿元。

又一个投身汽车行业的房地产大佬遇到尴尬。华泰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泰汽车”)是国内车企中的“老司机”。它成立的时候,吉利第一辆车刚下线,比亚迪还在琢磨电池。

华泰汽车生产了第一辆国产SUV。它也因为“借鉴”国外品牌生产出“小卡宴”、“小宾利”而名噪一时,也因大幅虚报销售数据而一度沦为业界笑柄。如今,华泰汽车陷入“破产”疑云,债券违约、员工讨薪、诉讼不断……

11月5日晚,万安科技(002590.SZ)公告称,全资子公司浙江诸暨万宝机械有限公司于2019年10月18日向法院提交了民事起诉状,要求华泰汽车及其子公司支付约1317万元货款。

这只是华泰汽车众多讨债官司之一。

10月初某银行的一封内部邮件,将力帆、众泰、猎豹、华泰等四家资金链紧绷的车企推上了“被破产”的风口浪尖。华泰汽车之后否认了该传闻。然而,一系列负面舆情爆发仍然让华泰汽车债权人心有不安。

01

官司不断的“老司机”

据天眼查显示,华泰汽车自2019年5月以来,被法院17次列为被执行人,被执行标的总额为27.76亿元。

另据小债了解,2013年至今,华泰汽车及其子公司涉及诉讼130多起。其中劳动合同纠纷42起,并有多起拖欠供应商或工程建设公司款项案件。

正是在众多的法律诉讼之下,华泰汽车实控人张秀根的妻弟、法人代表苗小龙于2019年1月18日被列入“限制消费人员”名单,化身“老赖”。

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2000年的华泰汽车算得上是国产车企中的一位“老司机”。作为国产SUV中第一个吃螃蟹的车企,号称“国产SUV之父”的华泰汽车依靠“仿制”起家。其中,华泰宝利格便是其代表作之一,外形和内饰都与保时捷卡宴极为相似,被业内人士称为“小卡宴”。而华泰B11也因为酷似宾利而名噪一时。

创业之初,凭借与韩国现代的合作,华泰汽车一度成为国产车企新贵,其SUV车型也曾位列中国SUV车型前三。但蜜月短暂,随着韩国现代联手北汽,华泰汽车开始陷入经营困境。

而因为“打肿脸充胖子”,2011年华泰汽车将其华泰B11车型数据篡改,向中国汽车协会陈述的数据,比实际销量高出30多倍。此项数据被汽车协会拒绝,并将华泰汽车的相关数据以“0”取代,一时成为业界笑谈。

此后,华泰汽车的销量经常出现蹊跷状况。进入2019年,华泰汽车危机开始爆发,先后爆出拖欠工资、研发人员出走乃至旗下三大生产基地均已停产等负面新闻。

据第一财经报道,目前华泰汽车三大生产基地早已停工。另外,内蒙古鄂尔多斯基地将华泰汽车上诉法庭,要求华泰汽车限期移交建筑、土地等不动产,办理资产移交手续。

伴随诉讼而来的,是华泰汽车所持有的一些其它公司股权被接连冻结。

02

“还我工资”贴到董事长门外

11月1日,众泰汽车旗下上市公司曙光股份(600303.SH)发布公告称,因债券交易纠纷,公司大股东华泰汽车所持公司全部股份1.34亿股(占总股本19.77%)被司法轮候冻结。

小债发现,今年8月份以来,这已经是华泰汽车第5次被申请股份轮候冻结全部股份。

据11月1日曙光股份的公告显示,截至目前,华泰汽车直接负债逾期金额合计约22.12亿元。公告还显示,华泰汽车于2019年7月份到期的债券未能全部偿还。

正是在公司债务“爆雷”前后,7月22日上午,华泰汽车董事长张宏亮的办公室门上,被讨薪员工贴上了“还我工资”的条幅!

图片来源:BusinessCars

随后,2019 年8月,大公国际资信将华泰汽车主体信用等级降至BB,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其评级公告中称,2019年7月以来,华泰汽车涉及与“太平洋证券”“九州证券”“国海证券”等多起债券相关纠纷,“16华泰01”“16华泰02”“16华汽02”三只已违约债券的本息金额合计超过17亿元。

此外,华泰汽车另一只20亿元的债券“16华泰03”也已于今年10月进入回收期,偿债压力大。

03

房企援军,恐难救急

华泰汽车是典型的家族式企业。目前,董事长张宏亮之父张秀根持股99%,是当仁不让的实控人。公开资料显示,张秀根1961年出生,1983年退伍回到家乡后投身建筑行业。1990年,新城乡党委找到张秀根,靠着承包工程,张秀根逐渐积累起了自己的财富。

2000年,张秀根从一汽手中收购了山东荣成汽车厂,更名为荣成华泰汽车有限公司,开始进入汽车行业。彼时,吉利汽车董事长李书福的第一辆车刚下线不久,而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还在研究电池。

论起步,张秀根的华泰汽车绝对不算晚。但时至今日,华泰已经被另外两家远远甩在了身后。

长期以来,华泰汽车家族化的管理风格经常遭外界议论,“十年十换总裁”的纪录,在行业内也属罕见。其中,常务副总裁侯海靖是华泰汽车与宝腾合作计划的重要负责人,仅干了8个月便选择离职。后来,宝腾投入到吉利的怀抱。

据华泰汽车2018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底总资产为545.22亿元,当年营收181.8亿元,净利润为-16亿元。而同期华泰汽车流动负债为260.4亿元,负债合计375.66亿元。其中有息债务高达298亿元。

面对乌云压顶的债务,华泰汽车曾向知名房企富力集团求援。但在双方合作协议的签约仪式上,富力派出的只是一位级别不高的部门副总,而华泰汽车这边则是“少东家”张宏亮。华泰将这条新闻放在了网站显眼位置,而富力那边却一片静悄悄。

对华泰汽车来说,同样债务沉重的富力集团似乎也难以倚仗。目前,尚未违约的债券“16华泰03”已进入回售期,华泰汽车还能挺多久呢?你有什么看法,欢迎在下方评论留言。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