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城里“无人区” 诉说历史的沧桑
2019年10月10日 10:12
来源: 东楚晚报

白石岩

打石洪民居

古道凉亭

吴家岭无人区

■东楚晚报记者朱世杰通讯员胡安诗刘志泉文/摄

山路弯弯,修竹丛丛。

10月4日,从刘仁八镇出发,进入腰村的地界邹清水库,经过古道凉茶亭,进入深山腹地村庄的山路,越来越曲折狭窄,完全只有一车道的路。因为几个月没有下雨,原本郁郁苍苍的山林、修竹,已经枯萎变色了。

据了解,途经的乐信湾,只有八户人家,这还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才纷纷从外面搬回来落户的。“我父亲是第一个搬回来的。”63岁的农庄主乐殷发介绍说,在他小时候的记忆中,和父亲乐有余生活在附近湾子的一个破庙里,直到迁回老家乐信湾居住。

打石洪湾是坐落在白石岩下一个偏僻的村落,这里有邹姓、卫姓、卢姓等人家。一条溪流从湾中流过,村庄里还残存着不少破旧的老民居。70岁的邹老汉,还在用老工具劈竹子做竹排,他那87岁的老母亲,佝偻着身子收捡干竹枝当柴火。“湾子没多少人居住了,大部分搬到镇里、城里去了。”

穿行在崎岖蜿蜒的山路时光隧道中,八十多年前的一段鲜为人知的惨痛而壮烈的岁月,在残阳如血的天空中,徐徐展开。

大山深处掀起革命热潮

果城里地处幕阜山脉大冶境内的崇山峻岭之中,这里东接阳新,南连通山,西达咸宁,北通鄂城,四周悬崖峭壁,沟壑纵横,山高林密,地势险要,堪称“世外桃源”。

这里距大冶城区20余公里,20世纪初期,是国民党反动派统治比较薄弱的地方。1927年春起,共产党人先后有段华峰、万云山、万松涛、黄金山、饶惠潭、彭德怀等在刘仁八镇的金柯、郑家沟、孟家山等地发动群众闹革命,号召穷苦人民团结起来,打倒土豪劣绅,推翻旧社会,动员青壮年参加农会、红军和赤卫队。

果城里地区贫富悬殊,阶级矛盾尖锐,农民运动风起云涌,反压迫、反剥削、抗租、抗债、争取平等自由的革命高潮此起彼伏。乡亲们认定了只有跟着共产党,才能推翻旧社会。

1929年,彭德怀率领的红五纵队驻扎到果城里地区的纪华明,领导穷人闹革命,后来发展到整个汀桥乡,从毛铺的新屋自然村起,以上为“红区”,以下为“国统”区。(注:当时汀桥乡又叫马迹乡、马桥乡、和济乡、光伦乡)

当时,山头上各村子都驻扎有红军,司令部就扎在纪华明庄。到了1930年,共产党领导的革命热潮更是红火,那时的村庄到处红旗招展,歌声、口号声不断,每次开大会,都要组织游行示威,斗地主,分田地,穷人翻身扬眉吐气,刘仁八的大地主都吓得跑到汉口不敢回来。

深山大湾子惨遭“屠村”

1927年-1937年的土地革命战争中,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在湘鄂赣边区创建了以大冶果城里地区为中心的鄂东南革命根据地,并深入开展土地革命,以游击战为主,先后多次粉碎国民党军队的“进剿”、“会剿”、“围剿”,同进犯的敌人进行着艰苦卓绝的斗争。

但同时,在敌人的残酷镇压下,革命根据地也遭受了重创,其中四个村子惨遭灭门之祸。至今,有的村庄还是“无人区”。

1930年6月下旬,彭德怀率领的红三军团离开了刘仁八,留下红八军两个营及部份伤病员隐驻在郑家沟、金柯、金盆山(后称为孟家山)等南山一带坚持打游击。

1930年农历十一月初一,国民党军队开始了第一次围剿果城里苏区。国民党的79师和大冶、鄂城的六里局民团,分别包围了乐信、打石洪、邹华国、吴龙畈、杨渠这几个山村。

国民党军队从吴龙畈开始,一路烧杀抢夺,无恶不作。国民党的兵和六里局民团将乐信村团团围住,村子各出口处都架了机关枪,先是机枪扫射,后是进村捉人,见一个杀一个,其境况惨不忍睹。

“曾经,我们湾有八十户人家,是附近一带有名的大湾子。”乐殷发从父辈的记忆中得知,当时国民党反动派屠村时,他爷爷余昌龙去附近砍柴,才躲过一劫,之后一直过着流浪乞讨的生活。

当时,共产党员、邹华国村苏维埃主席邹立汉为掩护村民和上级机关撤离,被六里局民团捉住,反动派用尽酷刑,逼其招出共产党湘鄂赣边区政府、鄂东南苏维埃政府和大冶中心县委、红军机关的下落,邹立汉宁死不招。最后,六里局民团将其捆住,放在大缸里,上盖筛子,用开水将他活活泡死在缸里。(详见另外文稿《果城三英烈》)

反动军队疯狂报复

经历惨痛的果城里苏区,历史的悲剧还在继续。

1934年11月上旬,国民党反动派对苏区进行第五次“围剿”,调动阳新、大冶、殷祖、鄂城金牛等地的官兵,合围果城里,口号是“杀光、烧光、抢光”。

为掩护群众和党政机关、红军伤病员转移,红军的一个号兵和几名战士奉命隐藏在郑家沟村背后的山里南(山地名),待阳新、殷祖来敌进入山口时,吹起冲锋号,同时点燃了放在洋铁桶里的鞭炮,隐藏在各山沟、石缝、山洞里的村民配合号兵“冲呀”呐喊助威。来敌不知是计,以为对面山头的是红军主力,向他们发起攻击,而对面山头从金牛来的白军和六里局民团也认为对方是红军主力,未辨虚实,也仓促还击,互相发生激烈的枪战。双方在混战中,死伤了好几十人,后来才搞清楚是自己人打自己人。

中计的国民党反动军队恼羞成怒,组织匪兵和民团满山搜捕,见人就杀,见屋就烧,见洞就熏,见跑的用枪打,反抗的用刀杀,整个村子乱成一锅粥。六里局民团说:下邓是个“匪窝”,长期“屯匪”,男女老少都受“赤化”,乱杀都有理。

当时,国民党夏斗寅的兵守在外围,各出口都架有机关枪,六里局民团进村杀人放火抢东西。100多栋房子烧了七天七夜,片瓦无存,凡是跟共产党、红军有一点牵连的村民,都被捉去杀了,在下邓村就地杀死的有50多人,其余的捉到栗家山、榨铺港等地杀的有100多人。侥幸逃脱的村民无家可归,四处流浪。

金盆山至今是“无人区”

“国民党的兵真狠啊,连摇箩窝里的细伢(小孩)也不放过。金盆山一带五个村子全部烧光,被杀害的人不计其数。”早年,记者采访过下纪村村民年过九旬的吴晚芝老人,据她回忆说,1934年,国军新七旅和大、阳、鄂三县的六里局民团“围剿”金盆山地区,说金盆山是“屯匪”的“匪窝”,村民都被“赤化”了,要“斩草除根”。乡亲们四散逃命,连收尸的人都没有了,所见之处尸横遍野,山沟里流趟的都是鲜红的血水。孟家山、纪华明、胡家垴、毕家沟、乐家沟五个村子惨遭灭门之祸,直到现在,金盆山成了“无人区”。

而早在1933年第四次“反围剿”时期,果城里苏区的邹华国地区的吴家岭、汪家宕、邹华国、冯家沟、徐家沟、刘家港六个村子,同样遭受了国民党反动派军队和地方民团的“屠村”,变成了“无人区”。

记者翻山越岭来到金盆山区曾经的吴家岭湾,只见仅存的断恒残壁已被深深的竹木、柴草、荆棘所覆盖,偶有一些基石和断墙,还在风雨的剥蚀下,还在静默铭记着鲜为人知的历史之殇。

据不完全统计:土地革命时期,国民党军队在对果城里地区进行围剿的过程中,共杀绝332户,杀害村民2110人,共有959户房屋被毁。侥幸逃脱的村民无家可归,四处流浪,直到解放后,逃到远地的村民才陆续回村搭棚安居。如今这里人迹罕至,再也看不到“世外桃源”的气息,只有那凌乱破败的瓦砾、在诉说着历史的沧桑。

记者手记

金秋时分,穿行在刘仁八的山区腹地,印象最深的是,弯弯曲曲的山路,不知道何时才是尽头。而让人更为惊诧的是,这样的深山老林中,居然还住有人家。打石洪湾那位近90岁的老奶奶,还在自食其力做事。用她的话说,这辈子也没有出山几次看看外面的世界。

走了近一小时的山路,才到达白石岩下的吴家岭,面对着残垣断壁的无人区,记者的心情是沉重的。在当年国民党白色恐怖统治下,我们的革命是多么的艰难,意志是多么的坚定,信仰是多么的崇高。也正是因为我们的先烈和人民进行着不屈不挠的斗争,才建立起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当然,这其中付出的代价是惨重的。

行走中,处处可见漂亮的乡村别墅。老区人民的生活越来越富裕、幸福,这是不争的事实。80多年前血雨腥风,早已尘封在历史的岁月长河中而鲜为人知,但绝对不会让人忘却。这也是记者采写这篇文稿的初衷。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