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壳网联合创始人姬少亭: 中国科幻电影大门不会被关上
2019年09月10日 09:58
来源:长江日报

    姬少亭,曾任新华社记者,参与创立科学松鼠会、果壳网等,曾策划探月工程微博宣传。2016年,她创办“未来事务管理局”(简称“未来局”),旗下签约及深度合作作家,包括刘慈欣、韩松等知名科幻作家。

    从《流浪地球》到《上海堡垒》

    2019年,有人说是“中国科幻电影元年”。一开年,《流浪地球》就让人耳目一新,《疯狂外星人》票房也到了22亿;一时间,主管机构、投资者、观众和粉丝,无不信心大增、摩拳擦掌。到了年中,《三体》日文版上市,在日本出版市场创下一周内加印10次的奇迹,更是给这股科幻热添了一把火。市面上出现了一批科幻作品,作者中不乏原来在传统题材耕耘的写手,他们转向科幻的标志性动作之一,就是在书里加上人工智能、网络、外星球等元素。

    随后《上海堡垒》铩羽,最后搞到导演要出面道歉。网上热传的段子是:“《流浪地球》打开了中国科幻电影的大门,《上海堡垒》又把这门关上了。”

    哭笑不得之余,人们注意到一个现实:目前投资商最“认”的,还是刘慈欣的作品;而《三体》《流浪地球》,都是10年前的作品了。

    2019的中国科幻,是一股浪潮还是一片海洋?带着这个问题,读+专访了“未来事务管理局”局长姬少亭。

    一个女孩的科幻生涯

    传媒人姬少亭,当过10年新华社记者,曾获得中国新闻奖和中科院科星奖。2013年采访嫦娥三号工程,她从美国好奇号火星车那儿得来灵感,决定打造一个中国登月车的拟人形象,就有了“月球车玉兔”的微博号。

    “玉兔”微博被视为近些年来中国航天宣传上最成功的案例之一,姬少亭因此常受到各大学传播院系的演讲邀请,也参加了探月工程的内部报告会。

    科幻迷姬少亭,9岁开始看《科幻世界》,到媒体后发现上司就是科幻作家韩松。姬少亭2007年参加在成都举办的世界科幻大会,见到了偶像刘慈欣,尚未走红的刘慈欣跟她讲了一个多小时的中国科幻史。

    那次会上,她遇到了复旦博士姬十三,一年后,姬十三组织科学松鼠会,科学松鼠会的第一个活动“小姬看片会”,就是由姬少亭主持的。2010年,姬十三和姬少亭等人创办果壳网。

    后来,《科幻世界》主编姚海军筹办‘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刘慈欣和韩松一人捐助1万块。姬少亭知道后,就和姬十三商量,由果壳网孵化出“未来事务管理局”,申办、赞助这个奖。2016年,小姬离开媒体,全身心投入未来事务管理局,科幻界人称“局长”。

    未来事务管理局是一家专攻“科幻产业”的文化公司:两年来,未来局培养出了三位数的作家,连续举办亚太科幻大会,办起了科幻春晚。他们开设写作训练营,吸纳有写作能力和意愿,但可能此前没有门路的作者,进行培训指导。目前已经超过200人上过这门课,其中80%都交了完整的小说。其中佼佼者的小说会刊载在未来局自己的媒体《不存在科幻》,或者出版的杂志书Mook《时间不存在》《未来人不存在》上,有的还可以单独出书。

    而对于比较成熟的作家,未来局承担着作家经纪工作,但又不仅止于此。除了帮助他们出书以及进行IP开发,他们还会做很多额外的事情:

    “提供工作坊,去看火箭发射,去中科院参观,跟国资委交流,跟蚂蚁金服、科大讯飞这样的科技互联网公司交流,找灵感。小说写出来了,会有编辑帮助出书、宣传以及各种各样的线下活动,还会寻找媒体来报道。”

    他们为《流浪地球》提供咨询和宣传服务,做口碑观影场,邀请航天、科幻、科普、投资界的多位嘉宾共同观影,带起了影片最早的一波口碑。可以说,几乎所有中国科幻大事件,背后都有“未来局”的身影。

    而在接受读+专访当天,姬少亭正一路奔波,和电视台洽谈制作科幻综艺,如果成功,这将是中国主流电视传媒上首次出现科幻类综艺节目。

    【访谈】

    打破“中国人不看科幻”的迷思

    一两部作品的成败不会影响科幻大势

    读+:关于中国科幻电影的大门被打开又被“关上”的说法,请问你怎么看?中国科幻电影的现状和前景到底如何?

    姬少亭:首先,不要把眼光都盯在《流浪地球》《上海堡垒》这两部电影身上,其实《疯狂的外星人》也很成功,尤其难能可贵的是,它是喜剧科幻电影,200年科幻史上,成功的喜剧科幻作品寥寥无几。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的科幻作品太少了,导致大家把火力都集中在少数作品身上,如果我们有1000部科幻作品,可能就不会因为某一两部作品的成败而影响自己对于大势的判断。

    2019科幻产业的一个重大成绩就是,打破了“中国人不看科幻”的迷思,在《流浪地球》之后,过去对我们非常冷漠的合作方现在重新来找我们,想跟我们聊版权的事情。这意味着,未来如果出现好的科幻作品,一定可以得到市场的巨大回报。

    成功之作,我们要找到它的优点,对于失败,我们要找到它的缺点,更重要的是吸取经验。接下来,我们需要的是,更多的创作者,更多支持、关心的声音,更多愿意投身这个行业的人,愿意给科幻做幕后、做特效、做灯光、做美工、做周边的人,愿意做编辑的人,愿意跟科幻作家交谈的科研工作者,越多人投身这个行业,行业才会越来越兴盛。

    我坚信,被《流浪地球》打开的大门是没有可能被关上的。中国的科技正在高速发展,它迫使每个人思考自身和科技之间的关系;与此同时,世界上也很关心中国,关心这个崛起大国的人民是如何思考;科幻正是一种最好的载体,让人很容易了解到中国人对于家国天下、过去未来、宇宙和人的看法。那么在这个时代,中国一定会出现越来越好的科幻作品。

    读+:近两年,已经有一批原来并不从事科幻的作家转向科幻写作,科幻创作有没有门槛?据你观察,中国科幻原创作品的水准如何?

    姬少亭:门槛是有的,也不是那么高,非要具备学科背景什么的,主要是要具备一种思维方式,此外需要多掌握一些信息,需要一些深层的思考和复杂性,对创作者的认知有一定要求,毕竟不像写爱情小说,谈一场恋爱就有了体会。当然,人生经历也很重要,学识背景也重要,吸收新知也很重要,但是此外还需要很多思考,甚至是长期性的关注和思考,毕竟,如果你不知道什么是旧的,那么也写不出来什么新的,科幻作家最重要的是眼界。“要多想,我只能告诉你要多想”(此处姬少亭引用了《三体》系列里的著名台词——读+注),想得要比读者多,然后才会好看。《三体》出版已经十年了,为什么没有再出现《三体》这种量级的作品,因为很难写。

    由于时代的关系,中西方科幻作家的关注点不大一样,中国作家更加关注科技发展和变化,西方作家更关注人的内心和环保。中国科幻原创作品的水准,不是说比别人差,而是我们的数量还是少,作品数量少,作家数量少,整个科幻工业链条上的从业人员数量少,行业的水准取决于人才的数量质量。要知道,美国有几万科幻作者,我们可能才几百。所以我们的短板就是人才和作品的数量,不能只有少数拔尖作品,要有大量的科幻作品,哪怕只有一两个闪光点,这样才是可持续的。

    科幻市场能够产生的价值是难以想象的

    读+:目前,中国科幻产业的现状如何?据你观察,能够靠科幻变现的有多少?能够靠科幻养活自己的又有多少?

    姬少亭:我们“未来局”的发展快速而健康,我们都是靠科幻取得收益、在生活。我曾经讲过“中国专职的科幻作家不超过5个人”,现在多一些了。科幻是值得用一辈子去做的事业;科幻产业则是经过验证的、在全球都可以成立的一门生意,有书籍、影视、游戏、周边、玩具等各种衍生品。现在科幻行业的状况,如果用金字塔来打比方,那么不仅是“塔尖”,就是“塔身”的那些创作者,也可以获得收益。《流浪地球》提供了7000个工作岗位,《疯狂外星人》《上海堡垒》提供了几千个岗位,还有一些网剧、动画片,都提供了不少工作岗位,让很多人可以从事这个行业。

    科幻文化市场将来能够产生的价值是难以想象的。《流浪地球》火了之后,有很多地产商来找我们。过去没有太多人去关心,而现在《流浪地球》周边的销售远远超出了预期。我朋友的一个公司因为热爱《流浪地球》,很早拿到了授权,众筹一笔钱,做了2500块钱的行星发动机的模型,他之前的预期没那么高,但后来远远超过了当时众筹的预期。所以中国的科幻文化市场规模完全可以参考美国。美国科幻产业已经形成非常完整的驱动模式,从草根组织到商业模式,非常细分,和美国一样,中国也需要从内容到版权、制作、受众分发、受众渠道这些传媒系统。

    读+:能否讲讲“未来事务管理局”的“科幻春晚”,怎么想到把春晚这种很传统的符号和科幻嫁接在一起?

    姬少亭:科幻春晚的初衷很简单,就是让大家在春节期间有好东西可看。2016年春节期间,我们邀请12位科幻作家,策划了一场“科幻春晚”。每位作家花48小时创作,完成一次故事接龙。给定的故事开头是:一个外星观察员来到地球,想要记录这颗蓝色星球上的节日习俗。那次,刘慈欣献出《三体》后唯一一篇短篇小说,宝树、陈楸帆、郝景芳等作家也拿出了不俗作品。

    2017年科幻春晚是对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老春晚的大型怀旧,科幻作家以《宇宙牌香烟》《涛声依旧》《故乡的云》等经典央视春晚节目名为题,创作科幻小说。

    2018年,科幻春晚将主题直接伸向现实:春节将近,北京西站。把主题与春运进行强关联,想象中国人这场巨大规模的人口流动在未来的样子,诞生了不少佳作。

    2019年科幻春晚将主题定为“故乡奥德赛”。经过几年积累,科幻春晚开始被多家媒体关注和报道,阅读数已经达到千万级。

    我认为,春节期间是人们情感浓烈、情绪饱满的日子,而科幻常常是关注极端条件下人的反应,所以在春晚和科幻之间,是有可能产生化学反应的。韩松在《科幻春晚:不正常、不存在及其艺术》中说过:“未来世界是把完全不相干的事物强行拼接在一起,在结合部产生裂变和新事物。”从农业、工业再到信息转型的社会,从乡村到都市,太空旅行、相对论、量子力学、基因技术与经济的巨大变化交织在一起,成为一种奇观。在这种将科幻和本土进行“混搭”的尝试过程中,也许,大家一直想要的某种中国本土科幻已经浮出水面。

    今后的科幻春晚可能不光是文字手段,会有网剧、综艺等多种形式,我相信,有生之年,我们会看到一台真正的“科幻春节晚会”。

    长江日报记者李煦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