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立农1200万代言遭抵制后解约,当粉丝经济遇到微商
2018年10月30日 11:59
来源:镜像娱乐

陈立农1200万代言遭抵制后解约,当粉丝经济遇到微商

作者:喵喵酱

10月28日上午十点,某品牌微商官宣陈立农为其喷雾系列代言人,还买了微博开屏。随后,陈立农工作室也转发认领了品牌代言消息。

陈立农1200万代言遭抵制后解约,当粉丝经济遇到微商

看似两厢合宜、皆大欢喜的事儿,事情的发展却并不欢喜:

不满偶像代言微商的陈立农粉丝大肆攻击了微商品牌——“葵儿”,微商品牌老板也不甘示弱,一方面开了直播率全体工作人员向粉丝鞠躬道歉,认错后表示会努力改正,以后一定会加油做成大品牌,提供更好的产品和服务。同时也透露了两个消息,一是该代言是陈立农方主动接洽且表示很开心代言产品,打脸粉丝,二是透露代言费用高达1200万。

虽粉丝纷纷表示该微商品牌“戏太多”,但该品牌的不少代理仍在微博喜晒成交量。不过,微商们的狂欢开始还没有多久,便很快被“粉丝势力”打脸,10月29日晚间,陈立农工作室发表声明称已经与该微商品牌解约,在这一场战役中,粉丝大获全胜。

陈立农1200万代言遭抵制后解约,当粉丝经济遇到微商

粉丝经济正当红利,微商看中流量艺人的粉丝消费力,流量艺人及其团队急于变现,而粉丝则操心着明星的形象和“节操”。在这起事件中,正是三方的用力过猛,造成了如今的尴尬局面。

急于变现的艺人团队和微商代言埋的雷

本来明星接代言,对明星来说增加了曝光度和最直接的经济收入,对品牌来说是一次有力的推广和很好的扩大知名度的机会,对粉丝来说则是多了一份吹嘘的资本,但现在演变成了一件三方都委屈为难的事儿,其实质原因、也就是粉丝的“炸点”,就是该品牌是“微商品牌”。

对于流量艺人而言,微商代言是个大雷。

陈立农1200万代言遭抵制后解约,当粉丝经济遇到微商

毕竟对明星代言产品反应最大的人并不是普通的观众和网友,而是其粉丝。粉丝黏性越高,对该事件的反应也就越大。

此前,明星代言微商事件惹粉丝愤怒的事情并不少见。但要说闹得沸沸扬扬最后真的合作不成的也并非没有先例,此前陈伟霆粉丝就曾手撕微商品牌“三草两木”。

面对网传的微商代言合作,陈伟霆粉丝态度一致,要求公司立刻毁约,其原因与陈立农所列相差无几,也是出于对其事业的规划、名誉的考虑和商业价值的考量。粉丝除了要求团队毁约外,很快和品牌方又开始了对于产品质量的交锋,就“三草两木”是否是三无产品,质量是否不合格,生产许可证是否过期,以及是否涉及到传销等严肃问题展开了争论。陈伟霆经纪人霍汶希和“三草两木”官方在粉丝的强硬态度下只能出场表态“合作不成”:

陈立农1200万代言遭抵制后解约,当粉丝经济遇到微商

陈立农1200万代言遭抵制后解约,当粉丝经济遇到微商

对艺人及其团队而言,接了的微商代言,粉丝不满意怎么办?

粉丝和代言商,对于刚刚事业起步阶段的陈立农来说,都不好得罪。

如果听从粉丝的意见,解除代言合约,首先违约还赔钱,另外也给了其他的代言商和品牌方一个信号:这个明星不靠谱,合作风险大。

但如果坚持代言,或是安抚粉丝这是深思熟虑的选择,双方合作愉快,那么作为一个靠粉丝吃饭的娱乐圈新人,亲自打脸粉丝,必然造成粉丝的流失。而这些粉丝,恰恰是为他的代言买单的那批人:用真金白银为他带来数据流量,带来商业价值,带来关注度甚至好资源,让他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

两害相权取其轻,陈立农工作室最终选择了得罪微商,而并非粉丝。

在目前的偶像市场中,偶像的代际更迭速度如此之快,并非所有艺人都能成功转型,陈立农及其团队为了代言费接下所谓的微商代言,也是急于将偶像经济变现。经纪团队出于利益考量,并不会像粉丝一样全心全意维护偶像的形象,但是当工作室被推上风口浪尖后,自然是要重新权衡利弊,毕竟粉丝经济的核心,便是“粉丝”,照顾粉丝情绪,才是重中之重。

偶像经济的人设贩卖和粉丝的过度挑剔

对粉丝来说,这一场发作也并非毫无理由。

偶像的本质就是贩卖幻想,而他的价值就是带给粉丝们幻想的造梦机器。部分粉丝还在偶像身上进行自我价值的实现。比如单纯、努力、坚持,这些特质几乎可以适用于每一个流量明星。而当偶像为了钱接了很low的微商代言,对粉丝来说,就是白墙上的苍蝇,除了碍眼和恼恨,别无其他的感情。从感情上来说,他们没法因此责怪自己的小偶像,于是除了要求工作室“合理规划艺人形象,不要因小失大”外,只好把愤怒宣泄到所谓的“三无”微商品牌。

陈立农1200万代言遭抵制后解约,当粉丝经济遇到微商

在粉丝眼中,没有知名度、甚至还可能存在安全问题、无法彰显偶像的优秀和“高逼格”、更无法满足粉丝的虚荣心的微商品牌,是严重侵害到偶像形象的“毒品”。

对此,我们也可以来对比一下陈立农的同期代言。忽略其在团“NINE PERCENT”中的团体代言,仅其个人品牌合作就有:

纪梵希“品牌挚友”、美宝莲的“底妆大使”、相宜本草“品牌代言人”、尤佳妮“品牌挚友”、ABYBOM艾柏梵首位“00后代言人”……

陈立农1200万代言遭抵制后解约,当粉丝经济遇到微商

从合作这些知名品牌到成为不知名微商品牌代言人,粉丝感受到的落差可想而知。人一旦有了预期,就难以接受预期外的结果。将自己的偶像认定成是前途无量、星途璀璨的超级爱豆,自然难以接受心目中完美无缺的人,也可能会为了钱而去接一个不知名的、可能存在安全隐患微商品牌代言。

粉丝的行为自然是过激的,原本可以选择更温和的方式和经纪团队联系、反馈意见,而非以一种简单粗暴的方式直接“开撕”。但是当粉丝经济成为供养偶像的主要力量时,不少偶像明星的粉丝都开始觉得自己对艺人职业生涯和感情生活有了话语权,直接开撕,在粉丝眼中或许也并无不妥。

微商靠明星代言洗白难

对品牌方来说,这更是一场无妄之灾。

好不容易高价请到明星代言,是两家欢喜的事儿。但目前品牌方面临的却是遭到粉丝的责骂,最终被艺人方终止合作,品牌的知名度虽然有所扩大,但同时“三无微商”的名声也扩散了,“花钱找骂”的操作足够让人摸不着头脑。

陈立农1200万代言遭抵制后解约,当粉丝经济遇到微商

多数人对于微商的印象停留在“熟人在微信朋友圈售卖的三无产品”。

但实质上,微商是由微盟CEO孙涛勇提出的一种社会化移动社交电商模式。它是企业或者个人基于社会化媒体开店的新型电商,主要分为两种:基于微信公众号的微商成为 B2C微商,基于朋友圈开店的成为C2C微商。微商和淘宝一样,有天猫平台(B2C微商)也有淘宝集市(C2C微商)。所不同的是微商基于微信“连接一 切”的能力,实现商品的社交分享、熟人推荐与朋友圈展示。

也就是说,微商说到底只是一种销售渠道,微商品牌只要资质齐全就是正规产品而非“三无”。

韩束、一叶子是微商出身,各任代言人也是“大牌云集”。

陈立农1200万代言遭抵制后解约,当粉丝经济遇到微商

既然微商不同于实体品牌的只是销售渠道,大部分的微商品牌为什么还会被嘲Low?

除了其销售形式外,其实本质上是产品无法令消费者信服。而花大钱找明星代言证明自己的实力非凡、资金雄厚且有明星KOL站台,也是微商为了博取消费者信任的一贯套路。

但比起豪掷千万请代言人,合格的资质、过硬的质量和较高的性价比,其实才是微商品牌打开市场、获得消费者认可的重要前提。

明星绑定微商代言

双方均应慎重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谁要为此负责任?

粉丝虽然无理取闹,但给出的理由未尝没有道理。

对品牌来说,选择年轻偶像男明星作为代言人,也是吃准了当下中国市场粉丝经济的红利。凯度消费者指数美妆总监朱家慧表示,目前年轻群体已经成为美妆、护肤市场中的重要消费群体,30岁以下的年轻人占约50%的市场份额。

但除此之外,品牌在选择代言人的时候,必须要考虑到的一点是匹配度,代言人的市场受众是否和品牌的目标市场所相符。如果选择流量艺人作为代言人则要更直接考虑到其粉丝受众的情感转移——这意味着,粉丝是否心甘情愿为偶像的代言买单。也就是所谓的“爱屋及乌”,这才是粉丝经济的真正“变现”。毕竟,“愿意买单”和“买得起单”是需要考虑的两个不同问题。时代在变迁,消费者在变迁,品牌也在跟随,选择国民度更高的偶像明星、流量小生,最重要的是在于借助这些艺人的高人气进一步打开中国市场,将更多粉丝转化为品牌忠诚客户,这才是品牌最重要的考量。

显而易见, “葵儿”在选择陈立农作为代言人后,并没有获得自然的流量转化,吸引新的受众,反而因为两者的不适配性和粉丝的“抗争”,加强了品牌的“三无微商”标签。

在流量型艺人还是靠粉丝吃饭的阶段,代言选择应该更为谨慎。不同于普通艺人在选择合作方时,“一个愿买一个愿卖”的简单买卖,一旦品牌和艺人的关系中出现了第三方,也就是作为主要消费者的艺人粉丝。在这种时候,艺人团队选择代言,就要考虑到合作方、艺人、消费群体三方的感受。

以陈立农目前的市场定位和形象气质而言,与符合自身阳光大男孩气质和定位的品牌合作,比如一些快消品牌,其亲和力、强粉丝价值和高性价比都会为双方的合作增色,粉丝也乐于接受,三方或能真正做到共赢。

如果从粉丝经济的角度来看,陈立农此次可谓及时止损,毕竟如果坚持代言则会流失一波粉丝。虽目前平息了粉丝的怒火,但此次事件是否会影响其他高端品牌代言商对陈立农商业价值的考量也是个未知数。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