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债券置换明年结束 政府违规举债将被问责
2016年09月03日 08:55
来源:中国经营报

始于2015年3月的地方政府债券置换存量债务工作,以低成本的地方债券代替高成本的政府融资,防范了政府债务到期的流动性风险。

财政部数据显示,截至7月底,今年内已发行地方政府债券39710亿元。其中,新增债券10084亿元,置换债券29626亿元,置换债券的发行量远超新增债券。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按照今年的发债规模,预计明年地方债券置换存量债务将结束。随着存量债务置换工作接近尾声,政府举债将会受到更多限制。

8月31日,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向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做汇报时表示,要加强对地方政府举债行为的监督,并强化对违规举债担保行为的查处和问责。

存量债务置换完成

2015年3月,财政部向地方下发第一批1万亿元地方政府债券额度置换存量债务,去年全年共置换政府存量债务3.8万亿元。按照财政部预算报告,2016年到期需要置换的地方政府债务约5万亿元。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副董事总经理钟汶权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财政部的预算安排,今明两年通过地方债券置换的政府存量债务规模约为8.8万亿元,预计明年地方债券置换将结束。“对政府来说,需要考虑存量债务和新增债务的平衡发展。”

据悉,2016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显示,2016年地方政府一般债务余额限额为107072.4亿元,这也意味着,年内完成5万亿元的地方债券置换后,政府存量债务置换已接近限额。

鹏远评级研发部总经理李慧杰认为,对于地方政府来说,一级债务主要由地方债券置换解决,二三类债务是一种或有债务。或有债务是否会转变成实际债务,主要依赖直接债务责任人是否能够按期偿还。

在他看来,目前这些债务主要是城投公司的债务,考虑到城投公司作为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这些二三类债务和一类债务关系上很难进行明确界定。“这些债务是否会转变成地方政府的直接债务,还要取决于未来中国经济是否能够企稳回升,如果经济继续下行的话,这些或有债务转变成实际债务的可能性就比较大。”

国家审计署截至2013年6月底的审计结果显示,我国地方债务包括三大类别: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政府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以及政府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的债务。

据统计,截至2013年6月底,三类债务的规模分别为10.8万亿元、2.6万亿元和4.3万亿元。

今年以来,地方政府债券发行加快,全国人大批复预算后下达2016年地方政府新增债务限额为11800亿元。

今年上半年,地方政府债券发行35755亿元,是去年同期的4.12倍,接近去年全年3.8万亿的发行量。在众多城市中,上海、北京、厦门大连没有采取公开方式发行地方债。中诚信预计,下半年地方债发行量将超过2.5万亿元。

中诚信政府融资评级部评级副总监关飞认为,通过大规模的地方债务置换有利于降低债务风险,同时可以有效降低地方政府债务负担。

根据财政部测算,每发行1万亿元置换债务,可为地方每年节省利息支出约500亿元。去年置换了3.2万亿地方政府债务,今年上半年地方政府债务置换26850.6亿元,合计每年可节省利息支出约2900亿元。

严禁地方违规举债

然而,随着债券置换工作结束,政府债务风险是否会迎来新的挑战?

8月31日,受国务院委托,楼继伟在向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作今年以来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时说,将有效管控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加强对地方政府举债行为的监督,强化对违规举债担保行为的查处和问责,加快推进融资平台公司市场化转型升级。

按照楼继伟的陈述,未来债券资金将优先用于支持扶贫、棚户区改造、普通公路等重大公益性项目建设。

对此,一位中部地区财税系统人士表示,去年开始的债券置换的确化解了政府债务危机,但是各省分配指标存在诸多差异。“债券很多下发到省市一级,对于下级城市并不能完全覆盖,有些地方政府存在融资需求,造成了违规举债。”

在6月份公布的审计报告中,国家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表示,通过审计报告抽查发现,至2015年底,浙江、四川、山东和河南等4个省通过违规担保、集资或承诺还款等方式,举债余额为153.5亿元。

记者了解到,虽然新《预算法》放开省级政府(含计划单列市)发行债券,以及中央已经明确地方政府债务实行余额管理制度,但地方政府的举债仍然受到限制。

目前财政部要求各地严格在批准的限额内发行地方政府债券举债,不得在限额之外通过企业举借政府债务,并及时制止一些市县政府违法违规为企业举债提供担保承诺的行为。

2016年初,财政部推出七大举措应对地方债务不断增加潜藏的风险。财政部要求地方政府债券余额、置换债券、新增债券均需进行限额管理,并要求地方政府披露财政和债务信息,把控债券发行节奏等。

李慧杰认为,当前地方政府债务规模较大,但整体还处于一个可控的范围内。未来降低地方政府债务风险,首先要控制增量,过去地方政府债务最大的风险不是来自其存量规模过大,而是来自于增速过快。

“如果不考虑减轻利息负担的积极影响,置换债只是改变了债务的期限结构,这一举措只是缓解债务到期的流动性压力,并没有化解地方债务偿债风险。”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