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了一趟泰国后 他花40年把丛林搬进了家里
2017年06月01日 14:44
来源:凤凰旅游 作者:Lens杂志

你可能尝试过在家里种植物,但一定没有我们今天要介绍的人这样疯狂。

巴黎郊区里的这幢房子,被他种成了一个小丛林。

Patrick Blanc的家

院子的三面墙上长满了阔叶的热带与亚热带植物,一面通向开放式厨房,一面通向餐厅,一面通向书房,二楼的浴室设在了户外,主人说想模拟在丛林洗澡的感觉。

不仅室外,室内也是这样,尤其是主人待得最多的书房。

Patrick Blanc的家

花草间有鹦鹉、有蜥蜴,在屋里随意地飞、随意地爬,已经孕育了好几轮的孩子。除了女主人的空间,屋里没有门,顶多就是有几条分隔的帘子。

还有一个最奇妙的地方,书房是建在一个巨大的鱼缸上的,主人说这是他的“小水族馆”。

Patrick Blanc的家

工作时低下头,就能看到各种鱼和乌龟在脚下游来游去、水草飘来飘去的样子。鱼缸里的水全年保持温热,所以冬天还能起供暖的作用。

到了晚上景色就更特别了,鱼缸里有景观灯,整个书房显得宁静温柔。

Patrick Blanc的家

这样的灵感来自主人12岁时在医生家里看到的漂亮鱼缸,他央求妈妈也买了一个。那时他对植物也很感兴趣,正在试验植物在没有土的情况下怎么生长。

在看一本德国杂志时,他发现鱼缸里可以放植物的根,用来净化水质。于是他开始做小实验,在鱼缸里种杜鹃,训练它们爬墙,有了自己的房子后他就把实验的规模扩大了。

但这还不是他做过规模最大的实验,遍布全世界的垂直花园——就是我们在城市的各个场所看见的“长草的墙”——才是他最有名的作品。

马德里Caixa Forum美术馆

香港理工大学

Patrick Blanc,通常被视为垂直花园的发明者,至今操作过的垂直花园遍布全球,上海就有他的两个作品。

有人称他为科学家,因为他是巴黎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的热带植物专家,有人称他为艺术家,因为他作品里的花草藏着线条,有着他的理念和故事。

但本质上,他就是个爱着热带植物的老顽童。

Patrick Blanc

1972年,大学时第一次到泰国和马来西亚的森林里田野考察后,他就开始只穿印着植物和动物的花衬衫之类的“绿色”衣服,后来更是把头发染成了绿色,这种风格一保持就是几十年。

那一次田野考察让他坠入了自然的魅力之中,热带森林与瀑布,从此跟法国的红酒一样长在了他的身体里。一年中的多数时间,他都在世界各个地方进行田野旅行,大概只有你没听过的森林,没有他没去过的森林,甚至安徽他都来考察过两遍。

Patrick 在缅甸考察时拍下的照片

每一次考察完,他都会带回一些植物标本,家里的植物墙就是这样种起来的。

迷恋自然,但他很接受人类社会发展、城市扩大的现状。人们在越来越密集的城市生活里有越来越多接触自然的放松需求,他的植物墙就要去满足这些需求。

“站在一面植物墙附近所感受到空气的清新与纯净,让你马上联想到热带雨林,特别像是靠近瀑布时的那种快慰”,他说,“当人们看到地铁中的植物墙时,变得更感性,它的作用远远超过了那些在花园中的植物”。

Patrick设计植物墙的手稿

他注意到森林里很多植物是不需要附着土壤就能生长起来的,于是他去研究这些植物的形态、习性和进化机制,慢慢摸索出了一套可供植物生长的无土壤生态系统,最终这成为了垂直花园的雏形,1988年他为自己的这项发明申请了专利。

“在自然界里没有什么是单一的,总是很多不同种类的植物占领不同地形空间,彼此交融”,而他尝试做的是在人类的空间里“重塑一个森林”,所以制作绿墙时他从来不使用单一的植物品种。

此外是景观性的需求,近看要考虑植物的纹理和叶子的结构,远看需要考虑颜色。他偏好使用具有地区特色的植物,所以每到一个地区他都要去做考察。

盖布朗利博物馆

Patrick 的植物墙90年代就开始推广,但真正流行起来是2006年,他为法国著名建筑师Jean Nouvel 设计了11年的盖布朗利博物馆种上植物墙的时候。

《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都盯上了这种新兴的城市建筑方式,进行了报道,植物墙就这样悄悄地进入了城市,成为了新景观。

人们开始在植物墙前愉快地拍照,Patrick 觉得这就是植物墙在城市里正在起作用。不过更让他感到幸福的是,甚至有鸟儿在植物墙上筑巢。地球上近一半的人住在城市里,或许植物墙能成为人类跟自然连接的新方式。

植物墙还没有改变世界,但正在让城市变得更好,那些能让人感觉到热度和呼吸的植物,城市里是应该再多些。

植物

最后,如果你也想自己在家捣鼓一面植物墙,Patrick也有一些建议。

植物墙的操作其实很简单:

在墙面上搭一个框架,让植物可以攀附

框架上固定塑料板,防止水和营养液腐蚀建筑表层

在塑料板表面铺两层用于植物扎根的合成纤维毛毡布,上面一层开口,植物通过切口置于两层布之间,毛毡布用于输送营养液和水分

毛毡布之间铺设微灌滴管系统,让营养液和水分可以自动输送

最难的是“要把正确的植物放在正确的位置上”,知道它们能不能生长以及向哪边生长,会长得有多大,需要留下多少空间。这一步安排得当,以后维护的过程和步骤会减少很多。Patrick 的项目中,甚至有十年不需要修剪的,他喜欢维护它们自然生长的状态。

热门排行榜